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

编辑荐:不曾错过,不曾怨愤。一段段的拼凑,拼凑成唯美的花卷,徜徉在岁月中,慢慢画上句点。四季变幻,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

凌晨徘徊在零度的温暖,已接近肌肤的极限,裸露的冰寒丝丝渗透身体,一寸寸的冰冻心房。

早已黄叶纷飞,剩得下的也只是些许挣扎在秋风中的孤寂。漫山的落花和青草,在秋末,已然枯萎,已是荒芜。山巅的积雪慢慢延伸,一层层扩散的寒意,笼罩着整个雪域高原。转经的阿妈,携着一颗虔诚的心,可否在佛祖面前洗净铅华,留得下几多纯粹安宁的岁月相伴、相守。

清晨的布达拉宫氤氲在薄雾中,若隐若现的美好,遥遥穿越云层,飘散在空中。一层层掩映在布达拉雄伟身躯之中的片片落叶,或安卧地表,或飞扬枝头。一阵微风拂面,吹散薄雾,扫尽秋叶,塞满了一怀的心事也被掩藏,收进身体。

缓步驱行,竟也可以沉静下来,随着转经的人潮,轻轻转动经筒,在心里也三步一跪,走在生命的轮回之中。是否2一转身,便已是下一世,还是此刻只是梦境,异或只是几辈子积攒的记忆。在荒凉的世间飘荡,孤魂野魄,四海流浪。

几世轮回,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

三口之家,爸妈带着稚子,逡巡在苍天古木的枝蔓下,艳阳从枝蔓间点滴坠落,那一片片收集起来的秋叶,定会是孩子一辈子的美好记忆。留得下的片刻暖意,那是相依相守的见证:我能想到最烂漫的事,就是和你一起慢慢变老!

公园里哗啦啦的响叶杨,遒劲的身躯,掩映在这一片蓝天碧水间。蹲下身,掬起的一捧清水,一扬手,水花在阳光里绚烂成彩虹的美好。悠闲的斑头雁,摇曳身姿,嬉戏婉转。爷爷带着孙子,坐在树荫里的椅子上,诉说着雁南归。

匆匆路过身边的陌生人,或来自异地他乡,或来自某个南北半球的异域佳人。相遇在世界屋脊,在布达拉的怀抱中。缓缓的清风过境,带来了远方的空气,遥远的思念,细细碎碎的经过和记忆。还会再见么,也许这一刻的别离,此生再也不见。

几经周转,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

蜿蜒的人行道,两侧高大挺拔的白杨,飞舞的姿态,在秋声里沉静成一种寂寞。静静的领略着那千年的变迁和沧桑,可否能够等得到的那一声回响。痴痴墨守,痴痴张望,再回首,已惘然。陪你在路口的某个节点停留,然后握住空气中停顿的声响,细数着光阴背后的那份期盼。再见,微微一笑便是问候和擦肩。

在光与影里,留下一份漫长的思念。没有你的季节,没有谁的生命,我们都可以很安然的走过去。只是心疼,只是怜惜,我们爱自己的时候有多少。是不是真的可以自私到把爱给了别人,自己却静默的枯萎,或者死去。最爱你的方式,就是成全你的美好,陪着你成长,还有自己的力气。想要为你做的很多很多的事情,一定要自己有力气了才可以去完成。原谅我那么不爱惜自己,若遇见的那段岁月是彼此的牵绊,更愿意你爱自己比爱我多一些,再多一些也好。

秋雨在遥远的故乡肆意,瑟缩在温暖中的某一刻,是不是也有想念,是不是也有某一刻的悔意。

一步步的走着,穿越树林,穿过亭台楼阁,漫步在湖边,那澄澈的雪域高原上的湖泊,不知道积攒了多少人的泪滴,幻化成此刻的宁静和美好。一点点,一滴滴,都是从身体中渗透出来的甘愿。

几度风雨,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

转身,回到起点,回到遇见那一刻的时光,是晕眩,是嬉笑,自也是放弃和爱惜。

不曾错过,不曾怨愤。一段段的拼凑,拼凑成唯美的花卷,徜徉在岁月中,慢慢画上句点。

四季变幻,自是人生长恨水长东。

2016-11-0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