重拾笔墨,不负年华

编辑荐:一年四季,一日一夜忘不却人间烟火,一笔一纸写不尽岁月牧歌,情到深处意绵长,眼之所睹,心有所悦,心满然意足。风在吹,雨在下,人在行走,我在看,看风景的人就是风景,全然不知,已经写进了我的文字里。

一段时间以来,一直无所谓地忙碌着,说不清忙碌了什么,然而时光流转,飞逝不断。不经意间,打开手机日历,习惯了看公历,当看到农历丙申年十月初一,我才慌然而知,现在已经不是春日开花,已经过了绿夏、金秋,到了雪冬了,北方已经雪盖大地,天寒地冻。时光无情,岁月不再,其间失去的美好,我无论怎样忏悔,也是重拾不回来的,唯有暗自伤情,恨不能及罢了。

曾计划着,把自己看到的、心中所感悟到的美好瞬间都用文字记录下来,以铭刻我曾经的峥嵘岁月和真实自己。然而许许多多的美好瞬间都转瞬即逝,稍不留意,失去了便是终身留憾,永恒的伤。如能一一记实,那便是我一生最珍贵的财富,当然那也是我的梦想。梦想,我有一个梦想,幻想也行,虽然目前遥不可及,至少有生之年可以为之追求。我的梦想就是随时能捕捉美好灵感,用我笨拙的笔书写成文,当我老了,在有花草、有墨香、有书柜的书房,翻开曾经的文字,回望自己,明白自己,不留空白。

现在还在忙着,可能都已经麻木不仁,我时常有自己忙碌后的内心空洞恐惧,这样的恐惧会让自己随波逐流,无所事事,即便是想做一件安心的事,都因不知从何开始或难以入手而搁置。我明白,无奈的困惑必须要打破。

曾经,闲暇之时,我喜欢独自一人,静静地舞弄笔墨,临摹古人书法,墨香让我心静安神,白纸黑字红印让我满心欢喜,自我陶醉的那种状态,有时我认为就是希望,就是梦想。如今重拾笔墨,所欠诸多,但即便是笔墨不顺,然墨香沁鼻,让我暗自心醉。有时,我曾熬夜写稿,也只有夜深人静心境才不再那么浮躁虚华。平心静气,想法和文字才能真实,心甘情愿才能保证真实的可靠。即便是深夜的孤寂,按着自己的思路慢慢地写稿,也能让自己享受着久违的美好,吐露后的轻松,结文后的满足,不觉疲惫,而感欣喜。今日重新开篇写稿,真是费了很大的勇气和力量,生疏且力不从心,简单字词也不能顺利写出,甚至要借助字典查询,然而久违的亲切感和满足感,让我不再那么空洞恐惧。

从新开始,重拾笔墨,不在乎优差,随心所动,记录属于自己的一种生活,描绘属于自己的一片领地,不再被所谓的“忙”占据一切,我们都该有属于自己幸福的一年四季。

春夏秋冬,寒来暑往,秋收冬藏,任凭时月轮回,我自任逍遥。春日,吐物纳新,迎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,携家人漫步田间,看新芽破土重生,观晨露叶尖滚落,鸟鸣莺飞,蜂蝶群舞,随春风恣意昂扬,把春搬回家,四季如画。夏日,枝繁叶茂,在门前老树下,依偎在父母跟前,体味“大树底下好乘凉”的亲情幸福,或拉拉家常,或安心打个盹,不用担心忙不完的活,尽享天伦之乐。秋日,叶飞意浓,全家人团结协作,把丰收写在脸上,把美好储藏心间,辛勤的美味佳肴,全是幸福味道。冬日,银装素裹,围坐火炉,暖和一身,不急不快,只为吃喝,慵懒成神仙般快活。

一年四季,一日一夜忘不却人间烟火,一笔一纸写不尽岁月牧歌,情到深处意绵长,眼之所睹,心有所悦,心满然意足。风在吹,雨在下,人在行走,我在看,看风景的人就是风景,全然不知,已经写进了我的文字里。

里由 2016年11月2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