打着“雅好”幌子,150次收受21人钱财

  打着“雅好”幌子,150次收受21人钱财

  山东嘉祥原副县长秦朝滨贪污受贿400余万元被判刑九年

  

  庭审现场 姜振超摄

  山东省嘉祥县位于鲁西南,属经济欠发达县。但该县一名副县长,却利用职务便利,为21名管理和服务对象在承揽工程和拨付工程款方面提供帮助、谋取利益。为满足自己多年“雅好”,利用职权贪污公款、索贿受贿,用来集邮和购买古代名人拓片。

  2018年9月30日,经山东省曲阜市检察院提起公诉,该市法院对嘉祥县政府原副县长秦朝滨贪污受贿案进行了公开宣判,认定被告人秦朝滨贪污14.58万元,判处有期徒刑一年零六个月,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;受贿393.0568万元,判处有期徒刑八年,并处罚金人民币50万元,数罪并罚,决定执行有期徒刑九年,并处罚金60万元。秦朝滨当庭表示认罪、悔罪,不上诉。目前,判决已生效。

  “我有拍板权,我说了算”

  2007年12月,秦朝斌被任命为嘉祥县纸坊镇镇长,走上领导岗位。2010年6月,秦朝滨被任命为嘉祥县大张楼镇党委书记,主政一方。随着手中权越来越大,他逐渐飘飘然起来。

  “我作为大张楼镇党委书记,是大张楼镇‘一把手’,对于辖区内有关工程合同签订和资金拨付有决定权,也就是说如果我不同意,他们就拿不到工程,工程款也不会支付给他们。这些事我有拍板权,我说了算。”秦朝滨向检察机关办案人员供述。

  按照规定,大张楼镇50万元以上工程需要经过嘉祥县走招投标程序。其他工程也要走议标程序,安排工作人员考察市场,确定中标企业。

  在实际操作过程中,虽然大张楼镇一些大项目按照规定走了招投标程序,但在后续工程分包过程中,秦朝滨会安排将部分工程分包给特定人或者特定企业。有即使走了内部招投标程序也都是形式——秦朝滨都会提前打好招呼,让有关人员在招标会审核、打分等环节上对参与人员予以关照,使其顺利中标。有不走招投标程序,秦朝滨直接决定交给谁干,别人没有话语权。

  为承揽到工程和索要工程款,越来越多人找到秦朝滨许以重金。经查实,秦朝滨在任大张楼镇党委书记6年半时间内,共21人150余次向其行贿,共计378万余元,秦朝滨均欣然受之。

  受贿以“高雅”为借口

  武氏祠是汉代祠堂和墓地,位于嘉祥县纸坊镇武翟山村北,始建于东汉桓、灵时期。武氏祠汉画像石是中国最大、保存最完整汉碑、汉画像石群,是国家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项目,在国内和国际上都有很高评价,并具有很高观赏及收藏价值。

  由于国家已禁止拓印拓片,秦朝滨通过非正常渠道买到了两套武氏祠精品拓片,花费共5.6万元,并安排镇财政用虚假发票报了账。因为其个人喜好收藏文玩、字画、钱币,后将这两套拓片自己收藏。

  集邮本是一件高雅收藏活动,而到了秦朝滨这里竟成了受贿借口。秦朝滨喜欢收藏邮票,机缘巧合,许某到其办公室时恰好看到秦朝滨在网上浏览几款邮票,并自言自语地说“太贵了,买不起”。一番寒暄之后,许某离开办公室。不几日,许某携带15万元现金找到秦朝滨,并说:“秦书记,我知道你想买中意几套邮票,买邮票钱我给你送来了,要是不够话你再给我说。”为了顺利拿到工程款,许某将15万元送给秦朝滨购买邮票。

  “我当时痴迷于邮票收藏,看到喜欢邮票就想立刻买下来。但让自己一次性掏这么多钱又真心不舍得,内心十分纠结。”既渴望占有藏品,而又不舍得用自己钱投资,秦朝滨内心贪欲促使他收下了“邮票钱”。

  四处藏匿赃款赃物

  2013年嘉祥县启动了新型农村社区建设,大张楼镇某村不在新农村社区建设范围内。该村党支部书记张某“先斩后奏”,未获审批就自行启动工程。为了顺利拿到新农村建设项目资格以及建设资金拨付,张某多次到时任大张楼镇党委书记秦朝滨那里“走动”,共送去4万元现金和一枚价值5.5万元纯银羊年生肖大银章。“功夫不负有心人”,在秦朝滨协调下,该村社区安置工程得以立项。在社区建设出现资金极度困难情形时,秦朝滨不仅安排拨付了部分资金,还将该村上交120万元保证金又全额拨付给该村。另外,嘉祥县村内通、户户通工程项目也成为秦朝滨敛财手段,秦朝滨在工程承揽以及拨付工程款时大肆收受贿赂。

  为了掩盖事实、躲避调查,秦朝滨和妻子将钱存在他人名下,但仍觉“不保险”,又决定取出现金。于是,花费20多天分多次取出300多万元现金后,和其他收藏品一起,存放在大小两个行李箱中四处藏匿,费尽心思。他甚至还幻想着这些赃款赃物能够因此藏匿下来,留作己用。

  永远摆脱不掉耻辱

  2018年7月17日,曲阜市检察院开始对本案进行审查,由该院检察长张治国带领员额检察官杜宪苗组成办案组,全面细致审查了该案全部证据,并于8月17日提起公诉。

  9月14日,曲阜市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,张治国出庭支持公诉。

  法庭辩论中,公诉人指出,乡镇政府是我国最基层政权机关,是基本公共服务重要提供者,是基层治理重要组织者,发生在乡镇基层政权腐败直接危害到广大人民群众切身利益。秦朝滨作为国家机关工作人员,长期在乡镇担任主要领导职务,本应以身作则、奉公守法,但秦朝滨却利用手中权力贪污公款、收受贿赂,且数额特别巨大,其犯罪行为严重损害了领导干部、国家机关在人民群众中形象,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。庭审中,秦朝滨对检察机关指控犯罪事实供认不讳。

  在最后陈述中,秦朝滨表示,由于自己没能抵御住金钱诱惑,在工程分配上滥用权力,给专人打招呼,安排招标公司具体操作;在工程款拨付上,搞特殊关照,权力寻租,谋取私利,已经丧失了作为干部基本条件,也不具备一名党员最起码资格,是其心里永远摆脱不掉耻辱,也是其余生挥之不去梦魇。

  卢金增 高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