浙江“天工”巧夺吃客爱

  本报记者朱海洋

  葡萄架下,几十盘葡萄一字排开,光看颜值,就足以让人垂涎欲滴。吴江早早就和徒弟们来到基地,将葡萄盛于果盘时,心中的激动不免溢于言表。待会儿,来自国内的葡萄专家、农技人员,还有省厅和院里领导一行人即将到此,观摩她所选育的“天工”系列葡萄新品种。这是第一次如此高规格的集中亮相,颇有些对自己几十年科研生涯检阅的感觉。

  吴江是浙江省农科院园艺研究所的研究员,从大学开始,便与葡萄便结下了不解之缘。可以说,这20年来,吴江与浙江葡萄产业近乎形影不离,如胶似漆:在品种选育上,吴江成果叠出,成为一方权威,在业界声名鹊起;而浙江葡萄也因为抗病新品种和设施避雨栽培等新技术的应用,成为发展最快、效益最好的产业新秀。

  浙江葡萄有此今天,如果将功劳归于吴江团队,那肯定是以偏概全,但谁也不可否认,为此倾注了半生心血的吴江,至少在葡萄的品种选育上,立下了汗马功劳,留下了浓墨重彩。在她群星璀璨的新品种成果中,影响力最大的,推广面积最大的,莫过于“天工”系列。

  在海宁市杨渡葡萄创新基地,一个个单栋棚内,葡萄串串饱满,有的身穿纸袋半遮面,有的身形袅袅缀枝头。不仅相貌出众,还有着非常“华贵”的名字:“天工翡翠”、“天工墨玉”、“天工玉柱”……许多名字,都是吴江亲取,一一介绍时,她仿佛在呼唤自家女儿。

  吴江告诉记者,每个“天工”葡萄都很有特色,像“天工翡翠”已通过国家新品种保护,哈密瓜香味浓郁,无核、抗病、易于成花;像“天工墨玉”外观似蓝莓,无核,成熟比“夏黑”还早,能有效避开台风危害,是浙江省林木良种认定的首个无核品种;像“天工玉柱”浓玫瑰香,果形指形,不需要疏果保果,管理省力,风味独特,品质佳。

  说到为啥取名“天工”,吴江揭秘道,有三层解释。让人马上想到的,自然是“巧夺天工”,每个葡萄新品种生就与众不同,全属万里挑一,特别是常规杂交,被称为“指尖上的精细活”。第二是作为“伯乐”的吴江,名字各取半个字,便是“天工”。第三种解释来自于一名吃客,赞誉吴江所选育的葡萄,好吃得让人口水都流干了。

  为啥要选育那么多新品种?数据显示,浙江种有葡萄近50万亩,但四分之三的栽培品种为国外育成引进品种,在结构上,晚熟的偏多,缺乏早熟优质、香型、无核、特色品种。一方面,随着消费升级,亟需进行品种改良,另一方面,随着电商、采摘等新业态的兴起,也亟需个性化、多元化的品种予以支撑。

  计品华是浙江省湖州市南浔区国金家庭农场的老板,他的农场100多亩,葡萄园虽面积不大,仅30来亩,可这几年,效益十分喜人,为许多同行所钦羡。论资历,半路出家的计品华种葡萄才四年多,为啥能脱颖而出?他说,自己的杀手锏就在“新奇特”上。

  “我的葡萄园内,有六七个品种,采摘时间从最早到最晚,可持续半年多,且口感、品相都十分出众,关键还省工省力、易于栽培,这些就是我引入品种最看重的。”计品华说。前两年,他试种了近5亩的“天工葡萄”,今年首次投产,就卖到了18元一斤,“像我这样全部走采摘的,对产品的品质、丰富度、个性化要求自然更高。”

  记者看到,在吴江所选育的葡萄品种中,有的是果形出众,比如形如少女纤细的,绿色间还带有些许粉红的;有的是口感各异的,水蜜桃味、玫瑰花香、哈密瓜味;有的是易于长途运输,有的对路采摘游。总之,主体需要啥品种,总能找到自己心仪的。不过在吴江看来,无论怎么样,好吃是王道,才能抓住食客的芳心。

  浙江频发的台风涝灾和连续高温,常常使得果实发软和皱缩,包装时造成落粒。现在,吴江团队的目光不再单单聚焦品种选育,还利用非商品果加工成独具特色的蒸馏酒,以此来减少浪费、增加效益。此外,像冬季修剪下来的葡萄枝被利用作为食用菌的原料后,用作生产姬菇,可亩均增效2000多元,还保护了环境。这几年,吴江的足迹遍布浙江各地,她的成果也开始遍地开花,成为一颗颗冉冉升起的新星。